九段烧的前世今生

|九段烧 |2016-10-11 |319 原创

段总 (2).jpg


【段镇民,“九段烧”的“掌门人”。从上世纪90年代辞去国有企业工作下海后,其作品在景德镇陶瓷市场中一直被模仿,却从未被超越。近20年来,引领了陶瓷饰品潮流,成就了今天无可复制的“九段烧”品牌。他以独特的思维方式,变中求进的经营模式,将陶瓷艺术品回归到日用瓷,又以精细的制作工艺,结合中国传统文化精髓,将“九段烧”推进收藏品的行列。】


陶瓷是人类最早的人造物,中外对造物都有同一份神圣感,西方观念是神造万物,中国人认为是圣人造物:如造字之仓颉、凿井之伯益,陶之圣祖谁人?神农氏,耕且陶焉。工业社会人们对纯手工的眷恋并非仅仅是商业的驱动,其文化根源是祖先崇拜,是对人类自身造物能力在机器时代的再次确认,是在充满各种生活所用电器蜗居中的精神类植物。这是当下景德镇窑业存在且傲然于世的唯一理由。

宋人云:凡有水井处必有柳词,九段不是奉旨填词的三变,自然也就难有这般才情,但亦不妨碍段式对“生于宋朝”的遐想。如今,在中国饮茶界他是以“段王爷”而闻名的。大理于宋,固是偏安南隅,饮茶于中国传统文化仅为一角。“段王爷”数十年苦心经营这一“精致”小角,终获饮茶人认可。子夏曰:虽小道,必有可观者焉;致远恐泥,是以君子不为也。瓷为小道,昌南良匠“段王爷”泥于此道终得致远,且以“成教化、助人伦、探幽微、测鬼神”为成器之正道。

QQ图片20151008091009.jpg

子曰:“道不远人,人之为道而远人,不可以为道。”段镇民对孔夫子的这段话有着切身的另类理解。九十年代初,“九段烧”就已负盛名,惟其产品只见于东瀛,所烧造产品是日本陶瓷史上巅峰祥瑞瓷。日本客商的严苛挑剔造就了九段在同行中出类拔萃的品控能力,虽如此,外销瓷并未给九段带来财富和应有的声誉。每念及此,“段王爷”不免唏嘘:产品形态超前于国家社会经济发展,虽殚精竭虑也徒然为人做嫁衣。零八年,大难不死伤愈复出的“段王爷”欣喜发现国内市场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国内茶风大盛,富裕起来的国人已经有钱且有闲追求健康生活和精致的精神生活,巧夺天工的手造茶器不再是人们可望不可即的身外长物;市场之门在他蛰伏疗伤的两年间已经豁然敞开,“爱莎”台风给他带来的不仅仅是车祸,还把他清零为市场新来者。如何恢复业界地位?如何占领高端市场?深信思路决定出路的九段开始梳理重返巅峰良策。

QQ图片20151008091029.jpg

高品质的烧造对九段来说根本不是问题,问题是烧造什么形态的产品!中国古人留下了诸多的成物观念;以巧制物,这在其他产瓷区可能是个好想法,在景德镇根本不是想法。墨子的“制物备用”,朴素的物质性需求工业化大生产已经很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精致的宋代最尚汝窑,这与笃信道家的徽宗皇帝大有关系,“朴散为器”,虽是讲究内敛静谧的道家所尚,终与有宋一朝的陶瓷烧造技术水平有关,观其金银器物亦甚为绮丽。儒家成物主张“礼藏于器”,这绝非简单生硬的说教,是蕴于美的“成教化,助人伦”,是“润物细无声”,是日常之养成。

方略大定,段镇民洞悉景德镇工艺美术短长,人物绘画素来是块短板。宋元以降,中国画界以山水为上,花鸟次之,人物为下,这种观念也深深地影响了景德镇的工匠。九段决意反其道而行之,在茶器方寸之地惊喜描摹人物,一扫瓷都不善人物弊病,开市场风气之先。

传统青花是精细描摹的大敌,灰釉在烧造过程中的流动所导致的青花料涸散是茶器人物绘画必须克服的难题,传统青白瓷也不利于人物绘画的视觉表达。九段经过大量的实验寻找他所想要的泥、釉、青料组合。零九年,九段一组十八罗汉杯在网络上爆红,其人物绘画出色的线条与忠实为线条服务的渐变青花分水技法令人耳目一新,自此茶客说九段。

QQ图片20151008091051.jpg

九段青花甫一确立创新便如泉涌,粉彩雪景速来为人称道,文人雅客多爱雪,九段推出的青花雪景让人不忍释手;初出茅庐的八零后创新的大头婴戏受茶人热捧,风行全国;之后仿王步笔意花鸟芦雁青花,脂白釉墨彩花鸟等新品种陆续推出,令市场目不暇接。有专业人士称九段的画面刷新速度堪比互联网,业内跟风者如云,有人戏称九段为景德镇“段家样”。

“段王爷”虽已在茶界扬名,但这并不能让他停下脚步。在他心中已经瞄准了新的目标。在景德镇市人民政府重点打造的陶瓷文化旅游项目——名坊园内近万平方米的九段新坊几近完工,新材料的研发工作在悄悄地进行,设计队伍若隐若现;这一切正暗示着九段正由手工作坊向手工工场悄然转型。下一个竞争对象是谁家?这是“段王爷”心底的秘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