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收藏 正文

行家教你如何收藏天青釉瓷器

发布者Tina

作者王东

来源新快报

时间2017-06-28

浏览量568

转载

  

  “单色釉更接近宋代淳朴美学。”冯玮瑜谈感悟:收藏天青釉瓷器追求的是文人情怀

  

  “如果现在有人跟我说,他有一件汝窑的天青釉瓷器,我想这是一件很难得到公认的器物。”广州艺术品行业商会副会长冯玮瑜如是表示,她有时候说话比较婉转,但在某些节骨眼点上,却又很笃定,这一点也许跟她浸淫拍场多年的经历有关。她说:“收藏天青釉瓷器是一种品位与文化的象征,追求的是文人情怀。”

  

  收藏经历 只考虑流传有序的藏品

  

  冯玮瑜是近年广东收藏界的“新晋”的资深藏家,说新晋,是因为她近年才逐渐出现在公开场合;说资深,冯玮瑜受其先生影响,从明清官窑器名品入手收藏,到建立以收藏简洁、耐人寻味的单色釉瓷器为主线收藏,已有多年,而从去年开始,更荣任广州艺术品行业商会副会长,成为推动广州艺术品市场发展的关键人物之一。

  

  色调清醇雅致的单色釉瓷器,是冯玮瑜的最爱。“单色釉更加接近宋朝那种淳朴的美学,目前我们收藏的单色釉包括红釉、黄釉、白釉、蓝釉、青釉等。”

  

  目前,冯玮瑜几乎完成了黄釉序列的收藏,正追捧青釉序列。她喜欢用“序列”这个词,“有序而系列”成为了她收藏的关键词,她的收藏可以归纳为:拍场、专场、官窑、流传有序、多次上拍。

  

  “我只考虑流传有序的藏品。渠道主要是大拍卖行,收藏专场更好。瓷器的存世量本来就很少,一般贵重的官窑瓷器都有流传记录。所以我基本不会考虑没有来历或流传记录的官窑瓷。”冯玮瑜笃定地表示。

  

   冯玮瑜和先生每年都会在各大拍场投入大量资金,她因此也已成了各大拍卖机构的VIP级藏家。

  

  收藏心得 并非每件天青釉都价值连城

  

  目前,在冯玮瑜的青釉收藏中,主要是清代仿汝窑的瓷器。“一生能拍得一件汝窑的天青釉瓷器的机会不多。”她说目前在拍场上碰到较多的主要是“清三代”仿天青釉的藏品。“这个时期仿制得非常好,尤其是乾隆时期,是另一个高峰。除了会仿釉色,更重要的是清代也追求宋代的神韵,既符合了宋代文人的美学概念,也不乏清代的精细。”

  

  冯玮瑜回忆,曾经在一个拍卖会上见到一个乾隆年间制的,带盖子的葫芦瓶,保存非常完好,通常来说,能把这么小的盖子都能完好地保存下来,非常少见。她当时就想着要拍下来,但是现场竞拍的人较多,来来回回,完全超出自己的心理价位,最终,在“差一口价”的情况下被别人拿走了,非常遗憾。

  

  后来在另一个拍场上,她又见到了类似的葫芦瓶,但没有盖子,瓶体保存非常完整,她那一次下定决心把它拍下来,最后虽然超出了自己的预算,但最后还是拍了下来。

  

  在她看来,青釉是儒家、道家思想的结晶,非常纯洁、质朴、简洁,没有花哨,耐人寻味,其他彩色瓷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可能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发生变化,但她始终认为青釉这种美学价值从宋代到现在,都代表着瓷器的最高审美标准,非常符合中国文人的审美情怀。

  

 “虽然清代的瓷器在工艺上可以做到非常繁复,但天青釉这般纯粹,则更为难能可贵。可以说,收藏天青釉瓷器,是一种品位与文化的象征,追求的是文人情怀。”但冯玮瑜补充说,并非每一件天青釉都价值连城,具体也要看器形,有的器形是日用瓷,碗碟之类,由于存世量较大,价值相对较低,而且在当时的使用地位也不高,而级别较高的则是陈列器、礼器和祭器,再高级别一些就是把玩性质的小把件。

  

  投资建议 初入门应该追求买对,而不是捡漏

  

  “如果说要专门收藏天青釉,也许可以有很多,但几乎都不可信。”冯玮瑜说,收藏最重要的是机缘。曾经有朋友花了数千万元买了两百多件“北宋汝窑”的瓷器,邀请她前往交流,但由于史料记载,现今有录可循的传世之器极少,且多为博物馆所有,流传到民间更是凤毛麟角。因此,她听到朋友介绍后立刻婉转拒绝。

  

  “存世得到公认的才几十件,他却能收藏两百多件,而且是完整器,这个(是真品的)可能性很低。”她认为,在做收藏的时候,不能过于轻易相信故事。“我从来不相信捡漏,真有捡漏机会,也是专家先捡,也轮不着一个初出茅庐的爱好者吧。初入门追求的应该是买对,而不是捡漏,哪怕买贵了!”

  

  名家收藏 马未都捡漏天青釉

  

  20世纪80年代,有一回我在香港逛古玩店,碰到一个店主。那个店主也是一时兴起开的店,并不是祖传的手艺。一时兴起开的店,东西来源纷杂,他自己判断力有限,所以卖家很容易在他那里捡到便宜。我当时一进去,那个人就认出我,说:“我这儿有一个新淘的东西,怎么样?”我一看,是一个钧瓷花盆,底下有很多支烧的痕迹。因为怕瓷器在烧造过程中塌底,就要把它支起来烧,烧好后会留下痕迹。这花盆下面的痕迹都被打磨过。店主看到打磨的痕迹,觉得这个东西比较新。他拿这个东西的时候,我心里也嘀咕,我嘀咕什么?我知道这花盆是真的,就想怎么说服他便宜卖给我。我说:“你看,这打磨的痕迹多新,这东西可能不怎么老。”那人也说:“我也拿不准,我买的也不贵,你加点儿钱就可以拿走。”回来以后,我就找出“台北故宫”藏钧瓷的一本书,去对照背面,很多官钧的背面,都有类似的打磨痕迹,过去不注意的时候,你很容易忽略这一点。

  

  当你不买这种东西,不遇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说一百遍你都记不住,碰到问题的时候,你一下就记住了,记得死死的。知识很大程度上都是一种常备,你不能等到用的时候现学。所以一定要知识常备,运用恰当。过去有一句老话“艺不压身”,就是这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