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正文

王慧斌艺术密码:超级符号的集中运用

作者:张绍民

发布者胡子哥

时间2016-12-13

浏览量341

原创

题图

王慧斌“鸟笼”系列作品展现了画家对人类命运的深刻忧思


每一个有思想的艺术家都会找到自己的表达符号,因为这符号要承担自己的表达使命。一个符号的强化就会成为超级符号,只有超级符号,人们的记忆才会记住,人的能量与精力都十分有限,要想自己的作品进入人的记忆,被人的内心接纳,并且作用于内心,才会真正作用于人的灵魂。艺术乃是为灵魂而创作,不是为灵魂的艺术就还不能完成艺术的使命。艺术的使命到底是什么?当然艺术是为真理而生,艺术是为爱而生,艺术是为光明而生,艺术是为道路而生,艺术是为拯救而生,艺术是为灵魂而生。这一点,与诗歌的使命完全一样。诗歌艺术都是为了恢复灵魂的正确,因为尘世的众生,灵魂都变为了不正确的灵魂数据库,恢复正确的灵魂数据,让灵魂成为自己原来正确的面貌,即人在堕落之前的面貌,才是艺术诗歌唯一要做的事情。为灵魂的艺术亦即为真理的艺术,那才是艺术的面貌。

笼鸟系列之某神-创作于i2014.jpg笼鸟系列之某神-创作于2014



灵魂的面貌到底怎么样?在艺术的表达那里是通过艺术符号的面貌来呈现的。艺术家的表达通过自己的艺术符号来行使真理的使命。


王慧斌不同于其他艺术家的地方在于,有自己独特的思考,即对人深陷现实的捆绑如何得到自由与解救的问题,这正是艺术要去做的。艺术要传达的如何得救与如何得到拯救。对现实的承担也就是对永恒承担的基础。


在王慧斌的作品里,无论是鸟笼系列还是其他作品系列,都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我们看到的视觉符号在于高度集中的绳子、笼子、十字架。


绳子就是线,光的种子在造物主那里奔腾出来,光的种子奔腾出光线,光线是光的秩序形成,然后编织出宇宙。然而,在尘世的线已经迟钝,被人误用为暴力与被迫。人的能量不可能与光的大能相比。线是光线投影的尘世,绳子迟钝但包含暴力与其他力量。东方汉语的传统艺术是线的运用,就像汉语使用筷子就是线段的生活化,线段成为筷子的骨头。而西方重在色彩,就像面包那么明亮,色彩显示出光谱来自于造物主的真理乐谱使用,他们更加接近于真理。


在王慧斌的绘画语言里面,绳子的呈现,让人感到尘世的捆绑,一条龙就是一根捆绑的绳子,而笼子对的一根根线条亦即绳子的集体阻止。


那么,尘世,在不满意的尘世,到底是什么在阻止?很显然,是一种控制他人自由意志的非常规力量,这种力量显然是垄断力量,垄断力量通过绳子与笼子来控制其他众生的自由。


笼子就是一种控制时间与空间的恐惧力量,但真正的时间与空间都在真理手里。那么,控制者到底恐惧什么?它们通过控制众生来达到自己在笼子之外的它们的自由。这就出现了自由的不对称。艺术是为了解放自由而来的。

笼鸟系列之教父-创作于2012年.jpg

笼鸟系列之教父-创作于2012年


    《笼系列24号》:一个十字架上有一个鸟笼脑袋的形象,这个形象引人关注,因为其思想深度就在于,在偶像崇拜的世界,只有走上得救之路,才是尘世解除被控制的道路。那拯救的力量自然是从十字架而来。


    对于最初的绳子即光线而言,属于恩典,属于造物主给予尘世众生的拯救之道,因为只有顺着光线才能回到生命本身,而尘世的绳子也有救人的作用,也用绳子来表达秩序,比如说是准绳,准绳测量尘世生活的秩序,但黑暗力量把绳子成为捆绑,这就是滥用自由意志,把本来的生命进行捆绑与蹂躏。基于对三千五百年捆绑众生的汉语绳子的思考,王慧斌表达出来的艺术的绳子,乃是希望回到光线的自由世界,我们看到黑暗力量的绳子与笼子世界里面,出现了十字架,出现了对自由的寻找,出现了对的寻找,通过绳子的,乃要走向光线的。那些黑暗形象其实很恐惧,属于暴力恐惧,他们的身体都成为了捆绑的绳子,这个用来捆绑众生的绳子,反过来捆绑了他们自己,这个用来囚禁众生的笼子,反而把他们自己的脑袋囚禁了,反而把他们自己的身体囚禁了,这种恐惧来源于偶像崇拜本身巨大的对自由本质的强大恐惧。

笼系列之21号-1000cm-1200cm-.jpg

笼系列之21号


笼系列的艺术作品,我们看到王慧斌把那些恐惧的偶像即垄断力量的集中者,都变为了艺术上的超级线段绳子与笼子的肉身替代。那垄断者的困惑,比如一副作品画到他面前的一个饭盘,他们的垄断就是为了一个欲望而已,但恐惧已经十分饥饿,就算欲望吃饱了,但恐惧的饥饿笼罩全身,而恐惧的偶像集中的暴力,他们那身体都成为笼子与线段的骨头化为的骷髅,这个笼子的艺术符号的力量,这个绳子的艺术符号的力量,分明即骷髅的骨头腐烂的力量。这些笼子的骷髅骨头,这些绳子的骷髅骨头,都是为了尘世黑暗的腐烂,而内心乃是向光而生呼喊光明的力量,唯有对光线的呼喊,才能踩着光线回到生命本身的世界,那里才是圣洁的、神圣的生命所在。


艺术家用自己的超级符号来解读不满意的现实,即对生命进行完善的建设。超级符号的集中运用就为了艺术的效果集中。艺术家要建设的被毁坏了的灵魂,把内心混乱的秩序恢复过来。即对现实的担当就为了让内心的光线回流到光的种子即生命树本身那里。用光的种子种植出来的才是光线,用欲望的种子种植出来的乃是暴力的绳子与笼子,对绳子与笼子的剖析,艺术家的画刀成为了解刨的手术刀,在画刀的刀起刀落之下,艺术成为手术,成为思考的艺术手术,乃是要把得救的力量呈现出来。


呼吸的绳子才是自由的道。在王慧斌的艺术里,呼吸到了深处的自由。


                201547日,自由学院




    (作者简介:张绍民,艺术家,文学家,学者。被称之为荷马、屈原、但丁、歌德、弥尔顿之后的诗歌巨匠。著有一部鸿篇巨制350万字的自由史诗(自由百科全书巨诗)《神歌》;著有长篇小说12部,其他作品几十部。具三天口述一本书的创造力。人类史诗杂志《自由》主编。)